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火影之黑色羽翼 > 第16章 蓝染之死 (上)

第16章 蓝染之死 (上)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打了起来,蓝染,怎么可能。”就在雏森桃和吉良战斗的时候,京乐春水,浮竹等队长,副队长们也都赶了过来,在注意到墙壁上挂着的蓝染的尸体的时候,全部都愣住了。

    “蓝染队长,这怎么可能。”阿散井恋次一脸不敢置信的叫道,虽然他现在是六番队的副队长,但在没有到六番队之前,他可是五番队的第三席。

    也正是蓝染的推荐,加上恋次的实力确实达到了,才成为六番队的副队长。

    随后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了那个独自站在一边,队长羽织随风飘动,一脸笑容的市丸银身上,蓝染的死,最值得怀疑的对象是谁,无疑就是市丸银了,这几乎是在场所有队长和副队长的第一想法。

    不过也有人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京乐春水,浮竹,还有卯之花烈这三个队长,对此事就充满了怀疑,和其他单纯的人相比,他们知道的更多。

    “这可是件大事啊。”京乐春水深深看了一眼边上的浮竹,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事情的发展和情报差太多了。

    因为众人都在关注蓝染的尸体,一时间雏森桃和吉良的战斗根本没有人阻止,不过随着吉良的始解,日番谷担心雏森桃受伤,终于开口了。

    “把他们都抓起来。”

    随着日番谷的话,乱菊,桧佐木修兵,阿散井恋次,虎彻勇音四位副队长立即出手把战斗的两位副队长分开了。

    “全部都关起来。”虽然日番谷担心雏森桃,但此时明显是蓝染的问题更加严重,再加上不管如何,雏森桃和吉良违背尸魂界的规定,在尸魂界战斗,哪怕市丸银也没有说日番谷此刻的举动是越权。

    哪怕不是一个番队,队长就是队长,对于副队长是有着逮捕的权限的。

    “都走吧,山本老头,恐怕此刻心里也十分不平静吧。”京乐春水看了下一番队的方向,开口道。

    “勇音,把蓝染队长的尸体放下来,送到四番队,等下我回去在检查。”卯之花烈在命令完自己的副队长之后,就跟着众位队长向着一番队走去。

    “哎呀,没想到竟然会出现这样的大事啊,在瀞灵廷杀死一位队长,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真是太奇怪了。”一番队的大厅,听到消息的涅茧利,立即把蓝染之死最大的问题说了出来。

    作为五番队的队长,蓝染虽然从来没有展露出自己的全部实力,但仅仅是显露在外的实力,在众位队长中也是处于中游。

    这样的实力,虽然十三番队有不少人实力超过蓝染,但是想要悄无声息,不让任何人感觉到异常杀死蓝染,哪怕是山本总队长都做不到。

    除非是蓝染没有丝毫防备的被偷袭,但以市丸银和蓝染表现在众人面前的关系,蓝染面对市丸银不做丝毫防备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也正是这个原因,让山本总队长等几个聪明人没有怀疑是市丸银杀了蓝染。

    不过也不是没有人怀疑是市丸银动的手,比如说日番谷就怀疑是市丸银动的手,但在没有丝毫证据的情况下,日番谷也不好说什么。

    指控一位队长谋杀另一位队长可不是小事。

    “会不会是旅祸动的手。”东仙要立即说出了自己的猜测,虽然根据情报旅祸被阻拦在瀞灵廷之外,但不要忘了这个情报是来自市丸银,谁知道是真是假。

    如果是有预谋的谋杀,提前准备好掩盖灵压的异常,也是可能的。

    随着东仙要的话,狛村左阵,日番谷等队长的目光立即集中在市丸银身上。

    “好了。”随着山本总队长的拐杖重重的敲在一番队的大厅上,所有人立即恢复了平静,“四番队尽快调查出具体的原因。”

    就在这时,突发的警报声响彻了瀞灵廷,突来的警报,立即打断了山本总队长的要说的话。

    随后立即就有死神进来汇报,说有旅祸入侵瀞灵廷。

    “竟然从空中入侵,时机到是选择的正好啊。”所有的队长都走出了一番队大厅,看着出现在瀞灵廷上空的巨大光球。

    “各队长迅速归位,从现在开始允许所有人随时解放斩魄刀。”山本总队长立即发布了瀞灵廷进入战争状态的命令。

    “所有人允许全面解放斩魄刀。”随着里庭队和地狱蝶向着四周快速的移动,这一命令立即传遍了整个护庭十三队。

    瀞灵廷一般的情况下,是不允许随便解放死神的斩魄刀的,这主要是用来防止死神们对瀞灵廷造成的破坏。

    大多数死神的斩魄刀威力并不大,但总有一些特别的死神,其斩魄刀对周围影响非常的高,首当其中的就是山本总队长了,其斩魄刀流刃若火,是尸魂界火系最强的斩魄刀,如果他卍解的话,据说其温度可以达到太阳表面的温度。

    如果其在尸魂界卍解的时间太长,整个尸魂界都可能被他摧毁,这点倒是很正常,你把太阳放在地球表面,你看地球会不会毁灭。

    除了山本总队长之外,还有原十一番队的第七代剑八刳屋敷剑八,他的斩魄刀卍解之后,如果光论表面破坏性的话,还在山本总队长之上。

    因为中央四十六室曾经就严令刳屋敷剑八不准在瀞灵廷的范围内使用卍解,无论发生什么情况,都不准卍解。

    同样日番谷手里的斩魄刀冰轮丸,也具有这种力量,如何说流刃若火是火系最强的斩魄刀的话,那么冰轮丸就是冰系最强斩魄刀,论潜力,日番谷可是又能够达到山本总队长程度的可能的。

    只是现在日番谷还没有成长起来,冰轮丸根本发挥不出应有的力量,千年血战的时候,日番谷完全卍解,其冰轮丸的四界冻结,可是刀刃触及,四步之内万物冻结的,不比流刃若火的燃尽一切差。

    “会落在那里呢。”相比其他老实回到自己番队的队长,副队长,更木剑八背着八千流则是站在一处房顶上,盯着上方的光球。

    十三番队各自的队社所在地,其周围就是其番队负责的区域,一般的情况下,是不允许其他番队跨区域执行任务的。

    一旦旅祸落到不是自己的番队的驻地,除非对方求援,不然是不允许其他番队插手的,不过这一条对于更木剑八形同虚设,他才不在意旅祸落在那里嗯,落在那里,他就向着那里冲去,至于所属地区的番队不满,更木根本不在意,或许应该说,更木十分期待,一直以来,更木都非常希望和各个番队的队长交手,但都因为尸魂界的规矩而不能得偿所愿。

    “竟然分开了。”但随着天上的光球分成四个,向着四个方向落去,更木剑八立即傻眼了,四个方向,他根本不知道哪一个方向的旅祸是最强的,对于弱者,更木可是从来都不感兴趣的。

    “算了,随便选择一个吧。”这么想着得到更木,立即向着最近的右边跑去,谁让那里离他最近呢。

    “小剑加油。”趴在更木背上的八千流,大声的给更木加油,并且不断的指引着方向,随着八千流的指引,更木距离最近的目标越来越远了。

    “竟然分开了,这些家伙挺厉害的吗?”京乐春水看着天空向着周围四个方向落去的光球,不由的楞了一下。

    旅祸的这一行为,让注意到这一情况的各队长,副队长的,都有些郁闷,尤其是二番队的队长碎蜂。

    身为二番队队长和隐秘机动部队的司令,碎蜂除了是面对夜一之外,其他的时候都是严格遵守尸魂界规定的人,同样她也是最讨厌触发尸魂界规定的人,现在身为旅祸的一护,明显是在碎蜂讨厌的行列。

    所以一开始,碎蜂就带着大量的隐秘机动的手下,把原来光球的落点方向彻底包围了,可随着光球的分开,碎蜂的布置就全部白费了。

    “追。”不过碎蜂明显不是很容易放弃的人,立即带头向着西方追去。

    “该死的这是怎么回事啊。”被冲击波分散的一护,一脸不满的瞪着随同他一起的志波岩鹫。

    “还不都是你乱输灵压搞的。”志波岩鹫不甘示弱的叫道。

    本来按照计划,一护一行人是会通过灵珠核降落在一起,然后在夜一的带领下,向着向着关押着露琪亚的忏悔宫前进。

    但在通过因为杀气石形成的遮魂膜防护罩的时候,一护向着灵珠核输入了太多灵压,导致众人一起形成的灵珠核球灵压不均,灵珠核碎裂,爆发的灵压冲击波,就把众人冲散了。

    不过也算错有错招,正是因为这个,一护避过了碎蜂的埋伏。

    “这可真是太巧了,运气果然在我这边啊。”看着从天而降,脸着地的一护和志波岩鹫,本来正悠闲的在四周闲逛斑目一角和绫濑川弓亲,不由的笑了起来。

    瀞灵廷可是非常大的,本来两人并不认为自己会正好遇到旅祸,但没想到旅祸跑到他们的面前来了。

    “该死,快跑,一护。”志波岩鹫立即扔出一个烟花烟雾弹,然后转头就跑。

    “你不逃跑吗?”斑目一角两人意外的看着还待在原地的一护,这个敢闯瀞灵廷的旅祸看穿着好像和他们一样,都是死神。

    “我为什么要逃了,对了,你们知不知道露琪亚在那里。”一护直接开口问道。

    “露琪亚,看起来事情很有趣,弓亲,这个交给我了。”斑目一角突然笑了起来。

    “竟然让美丽的我去追一个丑八怪。”弓亲虽然这么说,但还是追了上去。

    “你找露琪亚,想要做什么?”一角开口问道。

    “当然是救出她了,你知道她在那里吗。”一护立即高兴的问道。

    “当然知道,不过想要知道她的下落的话,打赢我就可以了。”说着一角就拔出斩魄刀,就向着一护砍去。

    “真是的,披风都破了,幸亏带了备用的。”和井上织姬一起落下的石田雨龙,在发现身上的披风破了之后,立即从怀里掏出一件备用的。

    一边的井上织姬看着石田慢慢的换着披风,一脸不知道该说什么的表情。

    “露琪亚在什么地方。”茶度泰虎在用巨人的右臂握着身前死神的脖子,语气十分和善的问道。

    但这种语气配合茶度的容貌,还有他的动作,把他手里的死神吓的要死,立即指着远处一个高高的白塔,一脸恐惧的说道,“在那个白塔里。”

    “白塔吗。”在依法炮制,问了好几个死神之后,茶度立即向着白塔的方向赶去。

    “碎蜂吗,真是好久不见了,那个小家伙也长大了啊。”西方轻轻落在房顶上的黑猫形态的夜一,看着不远处急速向着这里冲来的熟悉的身影,立即从房顶上跳了下去。

    “打起来了吗,一护还是遇到了斑目一角了吗,说起来这个时期一护能够打赢一角,真的是运气啊,也就是说我要等一下了。”感受着一护和斑目一角混在一起的灵压,夜无忌随后就把目光转向了前方正要打起来的两人,市丸银和日番谷。

    在回到十番队的队社之后,日番谷发现被困在镜门里的雏森桃不见了,与此同时,三番队那里也传来消息,吉良也不见了。

    慌乱之下的日番谷,就开始四处寻找雏森桃,此时的日番谷深怕雏森桃也遭了市丸银的毒手。

    随后日番谷,乱菊,夜无忌三人就和市丸银还有吉良不期而遇,在一处走廊的转弯处意外的遇到了。

    “日番谷队长,说话可是要讲究证据的,既然你担心她受到坏人的伤害,为什么不一直带在在身边呢。”市丸银一脸平静的说道。

    “日番谷队长,我们没有看到雏森桃副队长。”一边的吉良开口道。

    “不要太得意了,市丸银,我一定会找出证据的。”日番谷对于市丸银很不信任,但对于吉良还是愿意相信的。

    “我很期待。”市丸银淡淡的说道。

    就在这时,一个让人意外的身影突然冲入了市丸银和日番谷中间,正是失踪的雏森桃,看到雏森桃之后,日番谷非常的高兴,但随着雏森桃的动作,日番谷立即大声叫道,“小桃,不要冲动。”

    “去死。”雏森桃举起手中的斩魄刀,就开始动手,只不过她动手得到东西,出乎在场人的预料,不是对市丸银,而是对日番谷。

    当。

    夜无忌的身影瞬间出现在日番谷的身前,挡住了这一击。

    “对我们的队长动手,可是不好啊,雏森桃副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