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韩娱是一种病 > 第1988章 撞车记(下)

第1988章 撞车记(下)

    正是大早晨,安旭丁这一叫骂,顿时惊动不少小区居民,爱看热闹的人纷纷跑下楼,将安旭丁围个水泄不通,懒得看热闹的人则纷纷关紧窗户,没忘骂一句“神经病”。

    具世景自然也跑下来了,看到那辆撞坏车头的现代轿车后,当即握紧拳头朝安旭丁身上擂个不停,一边擂一边叫嚷着:“看吧看吧,让你买车,还不到十天就撞成了这样,你……你……气死我了。”

    愤怒的安旭丁,被老婆这么一闹,又多了些委屈,说:“你打我干嘛啊,现在车被撞了,赶紧抓凶手才是,妈的,竟敢撞我的车,真是活腻了!”

    安旭丁这句话点醒了具世景,是啊,撞都撞了,关键得把凶手找出来,别让他跑了,否则修车还得自己花钱。

    于是安旭丁和具世景去了小区保安室,想调监控录像,结果被告知小区没监控。

    安旭丁和具世景很恼火,却也怪不了保安,这是个很破旧的小区,安旭丁的住房还是他父亲送他的,已经买了二十多年了,这样的小区,物业费都不收的,哪会安装监控哦。

    无奈之下,安旭丁和具世景打电话报警,找来了两个警察。

    警察当即调查起了小区里的车子。

    整个小区里竟然停放了将近一百辆车。

    望着那遍布小区各个角落的车子,安旭丁忍不住感叹:“乖乖,一个小区竟有上百辆车,而且我们这可是个很破旧的小区,生活在这里的人就没一个收入高的,时代真是发展了啊!”

    警察带着安旭丁一起,逐一检查上百辆车,从中挑出十多辆,它们的共同特征在于,车头或车尾有损坏痕迹。

    接着上门调查,看看这十多辆车的主人昨夜都在做什么。

    安旭丁觉得犯罪分子一定在这十多辆车的主人中。

    结果,十多个主人均有证据证明自己昨夜不在犯罪现场。

    一切嫌疑都集中到了一辆车身上,那是一辆奔驰,市场价一亿多韩元,抵得上十辆安旭丁的那辆现代。

    这辆奔驰是县城一个富商的座驾,他昨晚来到这小区,是因为他在跟这小区里的一个有夫之妇偷一情,这有夫之妇的丈夫昨夜出差不在家,富商偷偷跑来了,这种事当然不方便说明了。

    警察知道这个富商权势很大,不敢轻易得罪,何况是为了这么点小事。

    于是警察告诉安旭丁:“这个事情我们回去后会认真分析的,争取早日为你找出撞车凶手。”

    说得诚恳,听在安旭丁耳中,偏偏不舒服。

    安旭丁知道,警察这一走,过个几天再想把凶手给抓出来,难度就会大上很多,何况他可是急着要钱修车呢,他可不想自己花这笔修车钱,而且他现在也花不起这钱了。

    没办法,两个警察该做的都做了,总不能把他们扣在小区不让走吧?

    安旭丁毕竟只是小市民,也就没好继续强留。

    两个警察刚走不久,安旭丁把具世景叫到身边,鬼鬼祟祟说:“老婆,我看咱们的车一定是那辆奔驰撞的,靠,竟敢撞我的车,有钱人就了不起啊,有钱人也不能随随便便撞我安旭丁的车啊,何况是新车,真是该死。”

    具世景冷哼了一声,作怄气状:“即使是他撞的又怎样,咱们能对他怎样?方才你都看到了嘛,连警察都不敢去找那人盘问,怕着呢。”

    安旭丁气势越发高涨:“警察怕他又怎么了?老子可不怕,你等着,老子这就去砸了那辆奔驰的车头。”

    说完,安旭丁猛地转身冲出了家门。

    “你给我回来,别做傻事啊……”申世景叫喊着,却没能制止。

    安旭丁刚冲出去没几分钟,家里就来了一帮人,全是警察,包括刚才被叫来的两个警察,还包括几个满脸严肃的交警。

    具世景慌忙走上前,又是递烟又是倒水,对那两个警察说:“不用这么夸张吧,我还以为你们走了呢,没想到还带了几个交警过来帮忙,真是太感谢你们了。”

    话刚说完,具世景就发现眼前这帮警察的表情不大对劲,尤其那两个之前来的警察,神色显得郁闷和古怪。

    具世景转而一想:“糟了,不会我家男人真把那辆奔驰的车头给砸了吧?可不对啊,哪怕真砸,犯不着这么快找上门吧?”

    正当具世景不得其解时,为首的一名交警队长开口了,这一开口,整个事儿便捅开了。

    交警队长说:“安旭丁昨夜酒后驾车,被我们交警发现后,竟然还敢开车逃逸,甚至在遭到警车的拦截后,大胆撞开警车奔逃。”

    具世景一听就蒙了,能不蒙嘛,搞了半天原来不是人家撞了安旭丁的车,而是安旭丁撞了人家的车,且撞的还是警车!

    这下可了不得了,酒后驾车,大胆袭警,肇事逃逸,安旭丁本不算大的脑袋上,一下子冒出这么多罪名。

    让人啼笑皆非的是,犯了这些罪的安旭丁,自己今日竟然给忘了,甚至找来警察帮忙调查。

    看来昨夜他喝的真不少啊!

    具世景觉得这事儿太荒唐了,让她呆愣了半晌。

    交警队长说:“安旭丁他人呢?不会又逃逸了吧?”

    具世景闻言突然冒出一句“大事不好”,随即慌慌张张冲出了门外。

    在场的交警以为具世景也要逃跑,便急匆匆追上去,至于那两名郁闷的警察,相视一笑后也跟了上去。

    同一座县城,同一片小区,拥有的似乎是同一片天空,对安旭丁而言,今日的天空仿佛显得格外诡异。

    此刻,安旭丁正气势汹汹站在一辆豪华奔驰前,手中抱着一块重达几十斤的大石块。

    为了搬来这块大石块,安旭丁可废了不少力气。

    眼下的他,头上流着汗,脸上带着灰尘,连衣服都不小心扯出了一道裂口,看上去颇为狼狈,也有些滑稽。

    那帮交警和警察跟着具世景一口气跑来的时候,他们远远地看见,安旭丁猛地将手中大石块砸向了豪华奔驰的车头,并且大骂了一句:“他娘的,竟敢撞我的车,老子砸死你这个混蛋!”

    具世景呆住了。

    交警和警察也呆住了。

    周围围观的一些居民也呆住了。

    而这篇短篇,就到此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