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一二四章 十万火急

第一一二四章 十万火急

    齐宁当然知道对方要巴耶力交出的是谁。

    向百影被白虎长老和陆商鹤设计受了重赏,那时向百影在生死时刻,使出了逆筋经绝招,经脉逆转,奋力一击,虽然因此而保住了性命,但却也因此让体内的经脉逆转,身负重伤。

    按照向百影的说法,要想恢复过来,没有半年时间根本不可能做到,在身体恢复之前,向百影将处于极度虚弱的时期。

    丐帮帮主受创,这当然是一件大事,无论是对朝廷还是对江湖各派来说,都等于看到了机会。

    丐帮二十八分舵遍布天下,丐帮弟子更是达到数十万之众,耳目遍处都是,丐帮不单是八帮十六派之首,为江湖各派忌惮,而且在朝廷的眼中,当然也是一个必须防备的势力。

    对江湖上的各派来说,丐帮在向百影的统领下,势力日强,这当然会威胁到其他各派的地位,所以各帮派无一不希望丐帮衰弱下去,给其他各派崛起的机会,而想要丐帮衰弱下去,最紧要的就是向百影的存在。对朝廷来说,若想丐帮的存在对朝廷没有威胁,自然是要将丐帮帮主控制在手中作为一个傀儡的存在,神侯府多年以来也一直想要达成这个目标,但向百影威望既高而且在江湖上也是顶尖高手,想要控制住向百影让其成为朝廷的傀儡,几乎是痴人说梦。

    是以无论是朝廷还是江湖各派,一旦得知向百影身负重伤,对他们来说当然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而向百影当初自然也是意识到这一点,受伤之后,立刻找寻隐蔽之所藏身,就是担心在虚弱时候被人找上。

    向百影藏身于黑岩岭,为保证隐蔽性,知道此事的人少之又少,除了齐宁这边之外,便只有巴耶力兄妹知晓,而且所藏的地方乃是丧洞,对黑岩洞的苗人来说,丧洞乃是神圣而忌讳之所,自然是没有人能想到向百影会藏在丧洞之内。

    听得溪沐之言,齐宁心下凛然,知道荼害黑岩洞的对头定然是冲着向百影过去,但那帮人又如何知道向百影会藏身在黑岩洞?当时就是为了保障向百影的安全,行事之时异常小心谨慎。

    “巴耶力没有向官府禀报?”齐宁问道。

    溪沐道:“我们苗人的事情,都是自己能做就做,洞主一开始没有想过向官府禀报,可是接下来数天,寨子里总是有人遇害,虽然所有人都小心提防,而且洞主组织寨里的青壮日夜巡逻,但那帮人就像就像鬼魂一样,每天都还是有人被害。”沉默了一下,才继续道:“商议的时候,依芙说那些凶手计划周密,手段残忍,幕后的真凶一定不是普通人,仅靠我们自己未必对付得了,必须让官府介入进去。”

    “依芙说的对。”齐宁道:“官府介入进去,对方若是继续动作,针对的就不只是你们黑岩洞,而是要与朝廷为敌了。”

    溪沐道:“洞主也知道若是不让官府介入,事情会越来越棘手,所以派了人去禀报丹巴县白县令。”

    齐宁对那白县令倒是颇有印象,依稀记得那白县令大名白棠龄,当初黑岩洞被污

    蔑反叛,就是因为这位白县令而起。

    那时黑岩洞被污蔑抗税杀官,斩杀了白棠龄,但后来白棠龄却好好地活着,而且事情过后,白棠龄依然在丹巴县担任县令。

    但齐宁心里很清楚,对方既然能够在黑岩洞掀起腥风血雨,仅靠区区的丹巴县令,根本不可能解决问题。

    “结果如何?”齐宁问道:“白县令可派了衙差过去?”

    溪沐摇头道:“派去的人倒是顺利回来,可是可是却带回来厄讯。”

    “厄讯?”

    “白县令死了。”溪沐神色凝重:“据说是在睡梦中就那般去了。”

    “什么意思?”

    “白县令头天晚上还好好睡下,可是第二天到中午时分都没出现,家人过去找他,才发现他已经躺在床上死去多时。”溪沐道:“他们说白县令身上没有任何的伤痕,验尸也并无中毒,所以判断白县令应该是在半夜突发疾病过世,但但洞主听到消息之后,猜测白县令很可能是被人害死。”

    齐宁心下凛然,暗想看来上一次在西川的事情还没有彻底完结,那帮人再次卷土重来。

    “为何不去成都找韦刺史?”齐宁问道。

    溪沐立刻道:“洞主知道白县令被害,知道事情非同小可,立马就派了人前往成都,可是始终没有见人回来,而接下来几天,寨子里依然是连连有人遇害,一天晚上,洞主接到了一封信函,尔后也不告诉我们里面到底写了什么,等到了次日早上,就就见到洞主的首级被悬挂在了竹竿上,遗体却不知所踪!”说到这里,溪沐似乎已经耗去了全身的气力,整个人软软的靠在椅子上。

    齐宁却也是身体一震,不自禁握起拳头来,这时候自然也顾不得溪沐身体是否疲乏,追问道:“那后来如何?”

    “洞主被害,依芙心中悲痛,但那种情况下,却顾不得悲伤,下令黑岩六寨的所有人全都聚集在一起,全都到了山上,储存了粮食和水,妇孺老幼居中,所有的壮丁在四周围成一圈,没有她的吩咐,谁都不能单独行动。”溪沐道:“依芙是女中豪杰,我们都听她的,可就算如此,每天早上,依然会在人群之中发现尸首,依芙想了又想,和我们商量,派人前来京城向侯爷禀报此事。”

    齐宁道:“也就是说,你从黑岩洞离开的时候,黑岩洞依然是处在困境危险之中?”

    “是!”溪沐点头,挣扎起身来,跪倒在地:“侯爷,黑岩洞大难临头,求侯爷赶紧过去救救他们。”说罢连连叩头。

    齐宁伸手拉起,吩咐道:“齐峰,你带他先去用饭,然后好好歇息。”又向溪沐道:“这事儿我来处理,你先去用饭。”

    溪沐谢过之后,被齐峰领了下去。

    从西川黑岩洞赶到京城,就算快马加鞭日夜兼程,那也要七八天的时间,而七八

    天时间,已经足够发生太多的事情。

    齐宁虽然震惊于巴耶力的被害,但从一开始最为担心的就是依芙的安危。

    虽然没有亲见,但是他已经能够想象到眼下黑岩洞所面临的恐怖氛围,每日里都有人死去,却偏偏不知道凶手是谁,这对黑岩洞的人来说,已经是从心理上对他们形成恐怖的震慑。

    巴耶力被害,依芙内心的悲伤可想而知,可是在这种情势下,她却还要坚强起来,将悲伤埋在心里,带着大家度过难关。

    能够悄无声息地在黑岩洞肆意杀人,甚至连巴耶力都被害死,由此可见对手之强大,齐宁只担心那帮人会对依芙动手。

    这一晚上发生的事情着实太多,此时已经快过丑时,黎明将近,齐宁知道自己必须要迅速启程前往西川,多滞留一刻,依芙的凶险也就多一分。

    回到屋内,西门战樱还在等待,看到齐宁神色凝重回来,西门战樱担忧道:“相公,发生了何事?”

    齐宁也不隐瞒,将西川黑岩洞之事简略说了一番,至于和依芙之间的关系,这时候自然是不好说出来。

    攻打朝雾岭黑莲教的时候,西门战樱也参与其中,对于西川黑岩洞的事情自然也是颇为清楚,听过之后,蹙眉道:“相公,也便是说,上次陷害黑岩洞谋反的那伙人又卷土重来?那幕后的凶手到底是何人?”

    齐宁心中其实也很难确定那伙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虽然前番帮助黑岩洞洗清了冤屈,但当时却并没有追查到真正的幕后真凶,能够策划那般阴险的诡计,当时齐宁就知道那不是某一个人便能做到,必定是一股庞大的势力。

    从京城疫毒案牵扯到西川黑莲教,继而八帮十六派攻打朝雾岭,再到黑岩洞被诬陷谋反,甚至此后陆商鹤和白虎长老勾结在一起陷害向百影想要夺取丐帮的控制权,所有这些事情发生的源点都在西川,而齐宁心中早已经断定,这一切事情的发生,绝对都不是孤立的事件,而是有一张无形的网,在策划着一次又一次阴谋。

    他甚至确定,即使这些事件之中有陆商鹤和蜀王李宏信的身影,但这两人却都不会是真正的幕后真凶,真正的幕后凶手,能够操控利用这些人,其能耐和手段定是更为恐怖。

    黑岩洞这次发生如此骇人听闻之事,齐宁知道这也绝非孤立事件,只能是此前那些事件的延续,对方再次在西川掀起血雨腥风,也许黑岩洞只是开始,而背后将有更为骇人的目的,对方这一次既然动手,那么掀起的风浪只能是比从前的更为猛烈。

    “战樱,西川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不能不管。”齐宁正色道:“不管对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我必须立刻赶往西川。”

    “可是可是那些恶人如此丧心病狂,我只担心!”西门战樱俏脸上满是忧虑之色,说到一半却是停住,想了一下,才道:“相公,不管多凶险,只要有你,我都不怕,咱们尽快动身!”

    (本章完)